image of James Dyson

「其他人可能認為我們的機器『環保』。 對我來說,環保只是誇張的市場推廣手法。」

我們日常生活上總會使用到機器。 但當機器運作得更好,更具效率,它與可持續性便不再格格不入。 當我發現塵袋的缺陷後,提出了減少浪費和提高效率的方案,這種精簡思維讓我迷上工程學。 這就是精簡工程的美:用更少的材料做更多的事。

video thumbnail
image of James Dyson

 

less bags in landfill

減少丟棄塵袋到堆填區

高速離心力把灰塵和碎片從空氣中分離,並收集在透明集塵桶內,毋需倚賴塵袋。 既不需丟棄塵袋,又不用更換濾網。

James Dyson 想設計一部更有效率的機器。 於是構思如何提高性能,設計一部不會吸力永不減弱的機器。 他以氣旋科技發明了全球首台無塵袋吸塵機。

Research Design and Development

研究設計和發展

Dyson 找來充滿朝氣和熱誠的工程師,並讓他們從項目起始負責。 我們想要的是無懼且自由地工作: 這就是革命性主意的來源。

Expansive minds. Expanding laboratories.

廣闊思路 擴充實驗室

Dyson 分別在英國馬姆斯伯里、馬來西亞和新加坡設有研究設計和發展 (RDD) 實驗室。 新發明的誕生和測試就是裡進行。 團隊由 2,000 多位工程師和科學家組成,包括 James Dyson 本人。 最近我們在馬來西亞興建全新的研究設計和發展專區,並計劃在馬姆斯伯里進行總值 2.5 億英鎊的擴充計劃。

The inner engineer

工程核心

並非每一位 Dyson 成員都是工程師。 但我們鼓勵每位成員都像工程師般思考,挑戰各種假設和解決其他人忽略的問題。

我們的嘉賓講座計劃將科學和工程界最具傑出的人才介紹給 Dyson成員。 而街頭藝術課程、攝影班和發明比賽則使成員的創意源源不絕。

在加入 Dyson 的第一天,每位成員必須拆開再重組吸塵機,讓他們認識整套技術。

在 Dyson 工作
James Dyson and Jake Dyson

Dyson DNA

Dyson 一直以家族形式經營。 當 James 正致力完善全球首款氣旋式吸塵機,他的妻子 Deirdre 則努力照顧家庭,教育、孩子的食物和造衣服給他們。 今天,Emily、Sam 和 Jake 都加入了 Dyson,為我們的未來進程打拼。

有別於只會取悅股東的上市公司,家族控股讓我們對專利技術上有更長遠的投資。 我們把眼光放遠,不在乎短期回報。

Jake Dyson 的精簡照明產品

Jake Dyson 承傳精簡工程的精粹,並應用於開發 LED 照明產品的領域上。

Ariel™ 照明採用最初開發供衛星冷卻的熱管技術,有助減低耗能和延長產品壽命。

image of Dysons Digital Motor

我們的秘密武器:
精簡、節能的馬達

Dyson 數碼馬達較傳統馬達更小巧、更節約能源和更輕盈。 例如,Dyson V6 數碼摩打僅重 218 克,卻可產生 425 瓦特的功率。

我們的機器節能效益越大,所耗能源越少。 機器越輕巧,在包裝和運輸時所用的能源便越少。

Image of DDM being manufactured

如何每 6 秒製造出一個精密馬達?

就算是靈巧的人手也無法把高科技零件組裝至 Dyson V6 數碼摩打內。 這是保證機器表現所需的精密度。 所以我們引入了 50 部機械人,每部均以微米的精確度高速運作。 目前新加坡的全自動生產線每年能產生 600 萬部 Dyson V6 數碼摩打,並已取得 ISO 14001 環境管理證明書。

DDM V4 manufacturing
image of a Dyson Mk2 hand dryer

傳統的乾手機
熱空氣大量流動

傳統乾手機靠加熱未經過濾的空氣,吹到手上慢慢將濕氣蒸發。 普遍的速度太慢,有些更需時多達 43 秒。

Airblade™ 技術以時速 430 英里送出不經加熱的氣流,可於 10 秒內吹乾雙手,沒有高耗能加熱零件,乾手時消耗更少的能源更少。

video thumbnail 認識 Airblade™ 技術
image of a cordless blueprint

以更少的資源,做更多的事

使用越少原料,就可減少對資源的壓力,也減少高能源消耗過程。 這也代表有更輕盈、更方便用家的設計。

所以我們的工程師試驗了許多不同的材料和設計。 從最基本的結構開始,然後逐步構建。

通過嚴格測試和特定強度分析,以確保不減耐用性。

認識 Digital Slim™ 吸塵機
Dyson Fans

更少原料

Air Multiplier™ 技術利用柯恩達效應吸引周圍的空氣,並產生流暢、強大和高速的氣流,取代依靠旋轉扇葉把空氣「切開」而產生氣流。 由於無需風扇葉及護柵,製造時只需要更少零件及更少材料,運輸到世界各地時亦更方便。

認識 Dyson Cool™ 風扇

使用更少能源

在新一代的 Air Multiplier™ 風扇,工程師調整氣流,令震動顯著減少。 馬達更使用更少的能源,便可產生相同的性能, 碳排放量得以減少 18%,噪音大大減少 75%。

image of the Dyson 360 Eye™

自動化效率

精簡機器的終極效力: 一個為你效力的機械人。 但只有當它有高效能表現時。 要設計 Dyson 360 Eye™ 吸塵機械人,我們揉合了尖端機械人科技及節省能源的數位馬達及電池科技。

認識 Dyson 360 Eye™ 吸塵機械人
testing the durability of vacuum bin

持久耐用

從設計、選材到售後服務,我們的理念是保持 Dyson 機器運作良好。 實驗模型經多個月反複嚴格測試。 此測試將需要 120 位工程師 50,000 小時,完成合共 550 個測試,以確保它強勁表現。

這說明為何我們的機器保證童叟無欺。

video thumbnail
Recycling

機器重生和循環再用

Dyson 機器具高質素材料,差不多全部都可以重覆使用及再循環。 我們所經營的服務工作坊,機器都可以在那裡翻新,並可附有證明書的打折貨品出售。 我們也鼓勵報廢回收,提供舊換新優惠,接受任何款式的吸塵箱,以換居更新且和更具效益的 Dyson 科技。

從來源、運輸到購買
皆精益求精

現代供應鏈很複雜,Dyson 的也不例外。 爲了每星期生產 26,000 部機器,我們與數百家位於世界各地的公司合作。 然而我們監控每部出品。 他們均需簽署我們嚴格的道德行為準則,而我們的企業社會責任團隊隨時拜訪,確保能達標。

精密工具

生產零件是能源和材料密集的業務。 透過使用熱流道系統以提高能量和材料密集系統的操作效率,並減少樹脂的浪費。工具供應商也正發展更多腔工具,使一個模具能夠生產多個元件,從而減少材料及能源使用。

Spray Painting

噴漆

我們的工程師加強了機械人手臂位置準確度,從而加快對新的 Dyson Air Multiplier™ 風扇噴漆時間達30秒,更可降低不合規格機器數量,從而減少浪費。 這能減少浪費,並確保我們的高溫固化爐使用時間更短。

高效率組合

Dyson 吸塵機以每 3.3 秒的速度生產,所以組合需要極高效率。 機器元件能同步且準時組裝。 測試經簡化,而不會降低質量。

包裝審查

我們的包裝工程師已找到緊密的方法來包裝機器。他們使用可循環再造的波紋纸板,以減低對環境的影響。

船運

由於我們的機器體積越來越小,包裝方法亦越來越聰明,所以能夠在貨櫃箱放入更多的機器。 我們也可以直接將包裝好的機器放入貨櫃箱,無需使用承載托板。 因此,我們的貨櫃箱使用率由2005年的 70% 增加到2013年的 97%,減少每一個單位的交通排放量。

Supplier Responsibility

供應商責任

身為顧客,Dyson 要求嚴格。 我們只會跟我們抱有相同信念的生產商合作,他們致力解決問題和堅持不懈尋求改善。 這也包括任何 Dyson 機器的製作。 Dyson 要求供應商於健康、安全、勞工與環境各方面均按國際標準運作。

每星期我們的企業社會責任團隊與生產商合作,確保工人得到公平待遇、有安全的工作環境,以及任何環境影響均得以處理和緩減。 如果供應商無法達標,我們將另覓供應商。

Safe machines

機器安全

所有 Dyson 機器均符合 RoHS 標準,即《關於限制在電子電器設備中使用某些有害成分的指令》。 RoHS 標準限制使用的材料含有鉛、水銀和鎘。

Dyson 亦遵守歐洲化學品註冊法規,簡稱 REACH。

下載環境政策
Others look ‘green’, ours are 'lean'

其他的看來環保

有些產品只是用一個綠色的盒子及標榜大自然的包裝,就當是提高了環保性。 在過去幾十年,歐洲吸塵機的電力功率悄悄提升,通常超過 2000 瓦特。 至 2014 年,歐洲生態設計立法規定的電力限量為 1,600 瓦特。 在 2017 年該限制將收窄至 900 瓦特。

我們的機器精益求精

當時,Dyson 是唯一一家吸塵機製造商推動歐洲生態設計在使用低瓦特馬達的立法規定,而且我們從來沒有使用大於 1400 瓦特的吸塵機馬達。 事實上,自 2008 年起我們已採用只有規定一半功率的馬達,如DC24 及 DC50。 我們亦已大力投資在開發節省能源、低瓦特輸出的馬達。

Energy Label

歐洲能源標籤沒有告訴你的事

能源標籤本應指導大眾使用高性能、節省能源的吸塵機。 可是,評核等級並不能反映真實情況。能源標籤組織是以全新未被使用的吸塵機於實驗室進行測試。 吸塵機並不可能永遠是全新的,有塵袋吸塵機會隨塵袋裝滿灰塵而失去吸力,導致使用更多能源去清潔。

能源效益標籤並沒有考慮耗材對環境的影響。 僅在歐洲,有塵袋吸塵機每年便產生 1.26 億個廢棄塵袋 - 要扔到堆填區或焚化爐燃燒。

這個時候,要找到一個真正具能源效益的吸塵機,需要參考標籤以外的資訊。

James Dyson Foundation

尋人: 精益求精的工程師們將拯救世界

工程師針對 21 世紀的挑戰去找出可行的解決方法,例如人口問題、空氣污染與健康。 然而,工程學和科學的形象存在問題,更多青年人投身於「安全」的專業,例如法律、醫療及財經。

James Dyson 基金是一個註冊的慈善機構,旨在扭轉這個趨勢。

該基金都會走訪不同的學校和大學,舉辦設計工作坊,讓青年人有機會嘗試成為工程師的滋味。 每年 James Dyson 基金透過 James Dyson 設計大獎去鼓勵最傑出的學生設計。

認識 James Dyson 基金
James Dyson Foundation

James Dyson 設計大獎得獎作品: Safety Net - Dan Watson (2012)

過度捕撈是一個全球問題,尤其是年幼的魚被工業漁船捕捉。 Safety Net提供了一個解決方法。 一系列的LED 光環裝配在拖網漁船的漁網上,讓幼魚或無市場價值的魚類能從環中逃脫,免受捕捉。 他們使用的動能以確保光環無需依賴電池便能運作。

James Dyson 設計大獎得獎作品: Airdrop – Edward Linacre (2011)

Airdrop是對於2010年澳洲發生的的旱災的一個回應。 受到納米布沙漠的甲蟲依靠晨曦時份收集露水過活所啟發, Edward 開始研究低技術的大氣集水方案。 於是Airdrop就誔生。

Further Reading

延伸閱讀

‘Lean Machine’ 精簡機器記載了Dyson對可持續工程學的看法,歡迎查看。

下載Lean Machine小冊子